广告位出租、网站出售,有意向者联系:1466191513

再见了 那个热辣荤腥的长沙西长街

房产新闻 2019-11-10 10:41122网络整理

繁华已去,谢幕终达。

西长街水产禽畜市场关停了。这个“隐藏”在高楼大厦旁的犄角旮旯,曾经是那般热辣荤腥。最后24小时,这条街的不少商户还守在原地,他们在见证这条有历史有“味”的老街退场。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,再过几年后,在这寸土寸金之地,又将是另一幅欣欣向荣的画面。

11月9日,是西长街作为水产禽畜市场的最后一天。广播里仍然循环着关停搬迁的通知,关门的店铺和空置的水箱越来越多,弥漫了数十年的海鲜腥味正一点点消散。

西长街的喧闹不分昼夜,即使到了最后一天,即使许多人早已搬去新的市场,但生意还在照做,他们将螃蟹五花大绑,为装着鳝鱼的袋子充足氧气。

十几年间,这里有记忆和熟客的信任

西长街的东半幅已被挖开,坑里积了水,淹着乱石和翻着肚皮的螃蟹。一个八九岁的男孩,站在一处高石上,捡起一块石块,扔向水坑,以溅起水花为乐。本就不宽的街道,只剩下不到一米宽的小路,窄处仅容得下一人侧身走。

9日上午9点半,挖掘机开始施工,继续挖出路面下的石块和泥沙,堆在陈吉方一家的店铺门口,人们只好踩着泥石堆穿梭。

陈吉方一家和另外两家商户合租着一间二三十平米的店铺,一家卖羊肉,一家卖牛蛙,陈吉方一家则是夏天卖龙虾,冬天卖闸蟹。这间店铺每月的租金要七八千元,三家平分,陈吉方一家的租金付到了11月底。关停搬迁的通知发布之后,另外两家早已寻得新的店铺,搬了出去,只剩陈吉方母子,还在西长街守住最后一天,“反正租金都交了,多做一天生意也能多赚一点”。陈吉方家还剩一箱闸蟹,如果最后一天没有卖完,他们就只能先把货搬回家。

可以去的市场不少,但他们还没有找到新的去处。9日上午,就有一家水产批发市场的员工来到陈吉方的店铺门口,问他们要不要过去租个门面,陈吉方摇了摇头。

经营十几年,陈吉方一家早已积攒了许多常客。有在附近工作或居住的,下班了就买些龙虾或闸蟹回家,也有住在岳麓区的,不愿意往返奔波,就让陈吉方寄过去。“龙虾、闸蟹的价格变动快,有可能今天10元一斤,明天就15元一斤了,所以等到比较便宜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一声,他们就会过来买”。

守在原地,见证老西长街的落幕

陈吉方一家是益阳人,他今年30岁,2003年前后,他的父母从老家来到西长街做起了水产生意,就租住在附近。前几年里,网卓新闻网,陈吉方还在益阳上学,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每到寒暑假便来长沙帮着父母照看生意。那时他在读中学,正是爱玩的年纪,但到了西长街似乎有着永远也干不完的活儿,“没什么玩的时间”。

2008年,陈吉方开始外出打工。“年轻人可能想到处跑,年纪大了就还是想留在家里。”陈吉方说,2015年,他回到长沙,除了帮父母照看水产店之外,偶尔也兼职送一下外卖。

在西长街整修施工之后,陈吉方一家每天只能卖出一二十只闸蟹,相比于之前一天上百只的销售量,已经少了很多。繁忙的时候,陈吉方家24小时营业,一家三口轮流回家休息。经营十几年的店铺早已是一家人生活的一部分,即使到了最后一天,他们还是守在原地,见证西长街水产禽畜市场的落幕。

最后一天,邻居还帮忙招呼顾客

今年53岁的姚娭毑和陈吉方家一样,以卖龙虾和闸蟹为生,以每个月两千元租下一家海鲜店的门口。和她合租的海鲜店老板已经搬走了,而姚娭毑的闸蟹还用泡沫箱装着,摆在店铺门口。到了晚上,如果还没卖完,她就用塑料袋装着带回家。

十几年前,姚娭毑和丈夫在老家望城种地,听人说在西长街卖海鲜生意不错,便决定来试试看。在西长街做生意这么多年,姚娭毑积攒了不少常客,和周围的邻居也都熟悉,她的店里总放着几个小板凳,不忙的时候大家便可以坐在一起聊天打发时间。9日上午,客人不多,姚娭毑买了半箱朝天椒,坐在店里一边清理辣椒,一边和邻居聊天,有人站在店铺门口,邻居还帮忙招呼:“要闸蟹吗?”

姚娭毑似乎还不愿意停下自己的生意,即使到了最后一天,她依然像往常一样,早上六七点摆摊,等待为客人送上新鲜的闸蟹。

30多年,这里见证了二人变成四口之家

9日晚8点半,距离西长街水产禽畜市场正式关停还有3个半小时。数十年来,西长街难得有这样的宁静夜晚。连着十几个门面里,只有老刘的店铺还亮着灯。他站在门口看工人们施工。他也是一名经营水产生意的老板,1982年从益阳来到西长街,三五年后,儿子、女儿相继出生,西长街见证着夫妻二人变成四口之家,也见证他们的子女各自成家立业。

再见了 那个热辣荤腥的长沙西长街
转载请表明文章出处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5zhuo.com/fangchan/77084.html


标签:长沙西长街  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

联系QQ:1466191513 邮箱地址: